Custom Search

L. C. Wang Press
http://www.lcwangpress.com
e-mail address: lcwangpress@yahoo.com

沿新街溪的散步道   王立中

  人來自自然,必須回歸自然,才能得其滋潤而恢復精力。只有走到戶外,才會如同大夢初醒,發覺心靈剛從桎梏中解放出來。沿著新街溪邊,有一條散步道。走在散步道上,有一種平靜安寧的感覺。不像在別處多線道交叉口,過馬路時如同出入火線,全身繃得像木桶上的鐵箍一樣緊,時常有目擊車禍的可能。
  沒風的日子,溪水向北流。下雨天,溪水南流回石門水庫。那邊水勢低往那兒流。但當風吹皺溪水時,或是晚上水面燈影在前引路時,就辨別不出水流的方向了。
    草本植物蔓延溪旁,用以保護水道邊牆,也增添無限的綠意。站在橫跨兩岸的橋上,可看到草皮成坡度向下延伸到溪裡。開花的,結穗的,莖頂向前傾。矮的依水,高的靠牆,錯落有致,各得其所,共浴冬陽。
    在散步道上,常會發現穿花衣的小狗和你共步。嬌小的身軀、毛絨絨的外形、再配上那衝前的碎步極像繡球在地上滾動。有的狗很幸運,被打扮得花枝招展;一本正經地端坐在豪華的娃娃車裡;主人在後推車。牠那氣派和古代坐在轎子裡的新任縣太爺差不了多少。在天氣暖時,小鷺鷥們貼著水面追逐、滑翔,畫出優美的弧線。並不時發出嘎嘎的聲響,在空中留下短暫的印記,就像節日晚上的煙火一樣。在天氣冷時,水過於冰涼;或是水流過急,有被沖走之虞;在這些情況,均不適合涉水捕魚。小鷺鷥們以金雞獨立的姿態,站在圓石上,靜觀腳下經過的流水,以引發禪機,參悟生命的意義。那種專注忘我的神情,似有所獲。
    散步道的靠溪一邊有石欄,不過外表漆成樹幹模樣,看起來古色古香。鴿子親人,時常棲息在欄杆上,打量遊客。石板路漆成土黃色。在有弧度的部分,還嵌入尖頭石板填補空隙,把木頭的特徵及用法模仿得唯妙唯肖。要不是踩著了晃動的石板,發出聲響,或想想昂貴的木板維修費用,其狀貌真會令人相信它是一條木板路。有一位八旬老婦。當她踏上散步道,便把助行器交給看護;雙手扶著欄杆,腳步緩慢而堅定地向前移。這樣的求生意志,如果老天爺看在眼裡,而不讓她多活幾年,實在也過意不去。
    在白天,市區的大樓像積木般地排列著,汽車、機車在道路上飛馳。在晚上,喧囂的城市又被寧靜的曠野所取代。高樓變為山脈的剪影,燈火如同星月,街燈倒影像漁火般地點綴在起漣漪的溪水上。好處是在這裡不用擔憂猛獸的襲擊。被關在室內一天的上班族,出來透口氣,舒活一下筋骨。抱著春遊的心情,在月下漫步。一緊一鬆,以恢復體力並維持生活的平衡與彈性。 .散步對於的年輕人來說,似乎不足以發泄其精力。他們不但步速快,兩手還左右甩擺,畫大圈子,似乎身體每一部位的操練都不應忽視。
    走過水急處,有大聲發於水上。敝人的音樂水平遠不及蘇軾與酈道元,所以不可能由此聯想到周景王的「無射鐘」或是魏莊子的「歌鐘」。但是「石鐘山記」中的一些描述卻從腦海中湧現。此地似乎沒有石穴,只是水道的坡度較陡而已。與其從文章中推想自然,倒不如身臨其境,親自品味,來得貼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原載於二〇一二年一月十六日《中華日報》副刊)